第521引 江山千里_霸官_油彩365体育彩票登录不上去_365体育财务维护_365体育奋用网址

一秒记住【油彩365体育彩票登录不上去_365体育财务维护_365体育奋用网址网 www.wenchangta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365体育彩票登录不上去_365体育财务维护_365体育奋用网址阅读。

??“臭小山不准叹气,招倒霉!”小柒气呼呼,转身又挥一记大宽刀,解决俩今兵,一手叉腰啐道,“你们想一尸两命啊?”

??呃?节南挑起一边眉毛。

??赫连骅直接呃三声,“呃?呃?呃?一尸两命?!”

??连吉平的动作都迟滞了一下。

??节南的心火一下子窜上脑门,骂道,“笨小柒,怀孕了你还敢跑出来,找死啊你!”

??柒小柒歪笑,哈哈得乐,“我就知道能吓你一跳,还能让你长记性。看你以后再敢瞒着我往死地里冲!这都第几回了?你想想!”

??节南感觉自己头发都烧起来了,头皮发烫,正想骂得更粗狂。

??吉平却高呼,“金镇方向!”

??节南看过去,一大队骑兵举着火把奔过来,似乎有数千之多。

??赫连骅道,“来得好!”

??节南心想,好是好,却有点不简单。

??金镇身为南颂边境最重要的关隘,城门可不是普通城门,实铁浇铸的大门,万斤之力也难开,一旦锁城,自上而下六道铁栓,重得要用齿车摇动,开趟城门费时费力。

??节南本来算好时候,等林温到门下就撤,这样的话城门只用开合一次。现在天马数千骑兵开出来,意味着大门要保持随时开启的状态,是很容易让敌人攻入的。

??紫星只剩几缕几近消失的烟,雪地重新融入黑夜。

??火光由远及近。

??小柒一点没有危机意识,哇喊着就要蹦过去,“彩燕!”

??节南死死拉住小柒,“喊就喊,别蹦!”

??十二,十二,在哪里?

??如今的柒小柒比从前还能惹祸啊!

??小柒却给节南白眼,“你是大夫我是大夫?已经四个月了,怀得多半是小子,抓得可牢呢,我一蹦跶他就乐得翻筋斗,特别皮猴,生出来肯定像我。珍珍那丫头,就像她爹,舌头灵得不得了,立志要学她爹的,害我郁闷了好一阵。”

??节南还小柒一个大白眼,“就你那没一个窟窿的实心眼,你还郁闷哪?”笑死人了!

??别看小柒直率,和节南吵架还真不太会输,“我实心眼总比你的太湖心强。”

??太湖心,此处比喻太湖石,以满身窟窿眼,风吹得呜呜作响为特色,自古富贵人家多爱收藏。

??赫连骅被七八人追得打圈跑,顺风耳听到姐妹俩吵闹,气笑,“二位姐姐这么有工夫,不如来一个帮我打架?”

??节南和小柒异口同声,“谁是你姐姐!”

??不过,小柒还是够义气的,过去帮赫连骅了。

??节南则看到彩燕一马当先,双臂环抱着马脖子,骑马的姿势无比别扭,但她很快发现彩燕那么做,是为了腾出双手打手势。

??然后,节南就明白了,王泮林和她的想法又一次不谋而合。

??节南是知道金镇军备的,这五年陪着王泮林研究赵大将军的秘密武器,当然也清楚大家伙。刚察觉地道的时候,她就往金镇城门那边看过,已知这里太远,不在大家伙的射程之内。

??有人可能要问,那条载着锈铁块的沉船不是已经让延昱派人中途劫走了吗?

??答案很简单。

??节南心眼多,更何况当时月娥也在江陵,不可能不防,所以弄了一船假货,专让人劫。真正的锈铁大疙瘩放在江陵没动,直到开始对付延夫人和延昱,才运至迷沙水域,交到王泮林手里。

??要说出这大家伙的名字,保准人人失望。

??炮。

??并非赵大将军手下的大匠们首创,和火铳一样,炮早就出现了,动静大,吓唬人的玩意儿。火铳好歹可能烧几根头发丝,那时候的炮轰隆一声,屁都砸不到一个。

??当然,砸不到屁的是炮祖宗,赵大将军那一台是十七八代炮孙,王泮林和他手下大匠们花了五年工夫,成就的是三十七八代炮孙孙,不像富贵人家多败家子,工艺这东西是很实在的,付出就一定有收获,一代赛过一代,一代比一代长进,从炮祖到炮孙孙,绝对突飞猛进。

??王泮林派彩燕来,因为彩燕的手语是柒珍所教,比简化过的,兔帮通用的那套手势更精准,保证敌人看不明白,无声就能传达给节南。

??诱敌!

??节南读完,不慌不忙,先沉淀一下心思。

??她一向知道怎么扬长避短,比起师父或王泮林的大局大谋,她擅长制作局部细略,而且还不能着急行动,越急越做不成事。

??她用的工夫也就弹几下指,先东打一剑西踢一脚,其实借机和小柒赫儿吉平他们通了气。

??随后她伏地贴脸,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,随即跳起来大喊,“老牛峰那边的今兵快要赶到,孟大将军还派骑兵全力增援咱们,大家别恋战,快撤!这会儿城门还开着,万一让今兵趁势攻破城门,或包围了咱们骑兵,这仗就没得打了!”

??小柒他们大声附和。

??节南之前就看得清楚,地道里一直有两个大今尉官,显然是领着这批探哨骑兵的,一听到她的话后交头接耳,其中一人就回去报信了。

??而这时,天马骑兵还处于城门和地道中点,保持阵型,“神气活现”过来。

??节南率众人则是撤得“艰难”,一步步退,其实等看桦林子那边的动静。

??不一会儿,桦林子里就亮起一大片火光,数不尽骑兵冲出,分成两路包抄,大喊包围天马骑,杀尽天马骑。

??行了!节南终于调头跑了起来。她一跑,小柒他们也跟着跑,兔帮和剑宗弟子们全不打了,往天马骑兵那儿跑。

??地道里的尉官往地道里头奋力大喝,带头冲上来,看到节南他们留下的马匹,凭着骑兵的本能就吆喝兄弟们上马,也不想想这批人为什么弃马,只知道骑兵没马就没战斗力,而且有两万骑兄弟撑腰。只是不知怎么,起先老追不上,眼看大部队都赶上了,他才追到尾巴,一拽马头,朝落到队伍最后的节南狠撞过去。

??节南发出三声极其尖厉的哨音,原本是兔帮的坐骑们猛地刹蹄,将尉官为首的地道骑兵整齐甩下马鞍,并抬高蹄子乱踩乱蹬。

??节南再吹两声长哨,她的坐骑带头,领着马群上来。

??众人纷纷蹬地上马。

??看似慌,实则诱。

??两万豹骑,因此被引向死亡圈,也无一人警觉。

??这时的桦林边上,扎那冷眼看着,对于孟长河派出几千骑兵来救援的行动抱有怀疑,但对于豹骑首将的判断又找不到错处。

??两万豹骑本来就要打头阵,二十万步兵就要赶来,另二十万大概也要出发了。这时,孟长河打开城门救人,数千精骑全跑出来,简直就是天赐良机。如果能把握住,第一波攻势就足够攻下金镇。

??这份功劳太大了,可以一步登天的机会,谁怎能抵抗这种诱惑?

??“王爷,咱们真不动?只要咱四万骑直攻城门,金镇就是咱吃下的!”一旁,扎那狼骑的左先锋也眼馋。

??扎那当然想过这种可能,可是他只要想到昱王子和自己在桑节南手上吃得亏,心里就抵触这个稳赢的主意,“没这么容易,金镇可以将这数千骑弃之不顾,直接锁城门。”

??“那咱们也没啥损失!”左先锋道。

??扎那眯紧细目,眼看节南那批人同天马骑兵会合,方列渐渐拉长,被包抄过来的豹骑逼得阵型大乱,最后更是断成了两截,而金镇城门还敞开着。

??怎么看,都犯了兵法大忌!

??最终,他却决定,“不,我们还是观战。”

??扎那看不透有没有陷阱,怎样的陷阱,对方究竟打什么主意,但他熟知对手擅于谋略,正因为没有难度,反而不该大意。

??不多会儿,节南和吉平等百人已被上千豹骑团团包围,已经快跑到城门那里的天马骑兵却调转马头,摆出护城河大阵,护住城门。

??雪,小了。

??风,收了。

??空气中的寒意,透入骨髓,令豹骑首将打个哆嗦,发热的脑袋一激灵,急忙勒马抬手。

??天马骑兵在城下三百步外,豹军先锋在五百步外,节南在七百步外,豹骑大部在千步外,无形的胜负线摇摆不定。

??有人喊,“元帅他们来啦!”

??豹骑首将回头一看,老牛峰方向火光点点,脑袋顿时又热起来了,目放贪光。

??大今号角吹响,绵长不绝。

??节南笑道,“终于。”

??刹那,一道又一道明亮的金球从城楼上冲出,砰砰爆出巨响,在半空绽开无数烟花鼠,迅速往骑兵们中间抛落。

??大今骑兵们起初还有些紧张,但发现这些只是烟花,边咒边笑。

??再来十几道腾起的火光,带着声声冲响,这回没转出烟花鼠。

??豹骑首将哈哈大笑,心想颂军也是蠢毙了,连烟花都用瑕疵品。

??只是他没笑完,就听身后惨叫。

??他回头再看,惊圆了眼珠。

??千步外,地面炸开,烟弥漫,土四溅,有一处正好炸飞几个后骑。

??豹骑首将虽惊,身为战神亲信,不像其他人那么手足无措,大喊,“大伙儿不用慌,这玩意儿叫炮,咱也有啊,吓唬人还行,没什么杀伤力!”

??首将话音才落,城楼那边又冒几十道火光,这回全落在八百步开外,惊了不少马,十来个倒霉骑兵被惊马摔下,却一个人也没炸着。

??豹骑们大笑,继续奔前。

??节南也看得很清楚,一千步到八百步的空炸,全是给她的讯号,告诉她,敌人已经全部诱入陷阱,她的任务也已经完成。

??节南发出一声长啸,连豹骑首将都看了过来。

??随着她的啸音,摆在城门外的天马骑兵速速往门里收拢,很快就收得一个不剩,城门轰隆合上。

??而被围困的百人仗,不得了,策马就突围,前方黑压压一片豹骑,也无惧意,放开缰绳,飞身而起,踩着豹骑兵的脑袋或点着豹骑的马背,一批批直接飞出了包围圈,且迅速朝最近的城墙跑去。

??节南,小柒,赫连骅,吉平,四个人跑在最后,确定没有一个伙伴留下。

??豹骑首将奇怪这些人为何往城墙跑。

??“将军,咱们上当了!老牛峰根本没有来人!”终于有个冷静下来的副将,急吼吼哭丧。

??豹骑首将怔怔往后一瞧,远方漆黑。

??“将军!陷阱!”

??“将军!圈套!”

??豹骑首将在手下人的喊叫声里呆转回眼,疑惑到底是什么陷阱。

??突然,城楼,峭壁,山头,数百道火光腾跃。

??万响齐发。

??万炮轰鸣。

??这回再不空炸坑,几乎都落在大今骑兵头上,一炸一大片血肉,一炸一大片凄呼。

??“……给我追。”豹骑首将眼睛赤红,听不见撤兵的哀求。

??他虽然贪功,但他也有气概,看着节南那群人奔跑的身影,留意到他们周围一片不炸,就想到是他们诱他和两万人进入死地,心中报仇之念如烈火熊熊。

??“逃不出去了……”豹骑首将血性冲头,踢马肚就朝节南他们追去,沉喝,“反正都是死,杀一个值了,杀两个还赚一个!有种的,跟我来!”

??他起先听到不少马蹄声,然而随着一声声轰鸣,马蹄声就变得零零落落,等他看到城楼上齐刷刷垂下几十条绳,百人仗一个垫一个送上去,个个身手敏捷得惊人,一跳一蹬就能抓住绳子往上爬,他再回头看看自己身后,已经没有一个跟随者了。

??不是跑了,而是死了残了伤了!

??到处都是硝粉硫磺的味儿,到处都在爆土花,一个个的坑埋了他的兵他的马,他的两万精骑丧生在炮火下!

??他从未见过的,可怕的,炮火!

??豹骑首将恨不得咬碎了牙,胆子却让耳中的轰鸣炸得发寒,眼看绳子一条条收上去,又眼看最后四人就要攀上城楼,他目光一凛,从马鞍后摸出弓弩,另一手掏箭,往箭筒上一划,点火,朝落在最后面那女子的背心,用尽全力,一箭!

??那女子正是节南,听到箭羽响风,立即捉绳回身,一脚踹飞。

??但见豹骑首将又拉开了弓,节南毫不含糊,抖卷起右袖,露出腕弩,对准他的眉心,射出铁箭。

??铁箭刺进豹骑首将的眉心,然而他弓上已空。

??节南连忙张望,见那支箭烧燃了小柒攀的绳,惊得心胆俱裂,一个飞身过去,在绳子断开的千钧一发,抓住了小柒的手。

??下方,也许是豹骑首将的死,激发了周围几十名幸存骑兵的士气,一边拿盾组成防罩,一边由弓箭手从盾缝中找机会,对准节南和小柒就是一通乱射。

??上方,弓箭手也冒出头,一时箭如雨,但不容易穿透盾壳,也不能把射上来的箭打回去。

??小柒腿上中了一箭,节南左臂中了一箭,最倒霉的是,唯一支撑着两人的绳又被烧着了,估计撑不到上面拉她们上去。

??小柒说,“臭小山,放手。”

??节南说,“臭小柒,废话。”

??小柒叹,“臭小山,说实话,我不想跟你死一块儿。”

??节南叹,“臭小柒,我就更不想和你一起死了……”

??“因为,你家相公我,不同意。”一声清冷的笑,一道大鹏展翅的影,一振袖,所有的箭都掉转了头,钉进地面。

??城墙上,已无一人吊着。

??桦林边,扎那沉脸转身,对满面惊惧的属将冷问,“不会有损失?若听了你的,我们都跟着陪葬了!立刻出发回大蒙,动用南颂所有关系,弄到这武器的造法!”

??桦林里,暗影退如潮,

??此刻,小柒喊着哦哦哦,踩到城砖仍觉天晕地转,掉进一人怀里,对着那张愠怒的脸,毫无自觉,还敢嬉笑。

??“明琅,我回来啦。”

??王楚风看着小柒的笑颜,心火只化作一声温温叹息,“你该告诉我有身孕的事,我又不会不让你去找小山,只……”

??节南一手搁在自家相公的肩上,一手叉腰,摇头好笑,“十二也太宠小柒了,长此以往,怎么得了?”

??王泮林一言不发,撕袖,拔箭,止血,涂药,包扎,一气呵成。

??节南也静了,静静看他做着这一切,静静抬起右袖,擦过自己的眼角。

??王泮林抬起眼,淡笑着,捉自己的袖子帮她擦脸,目光深深。

??夫妻多年,仍会相思。

??“宝樊被扎那捉走了。”一开口,不诉相思,但诉情义,“扎那虽答应我一回大蒙就放人,可我不信他,所以可能要亲自去一趟。”

??“好。”王泮林直起身,对不远处的宋子安点点头,捉着节南的手往下城楼的阶梯走去,“我看看能否同上官请假,陪你走一趟,不然我就辞了这官……”

??所有炮台都在开火,不再需要他的调度,他的妻却需要他照顾。

??“那不好,好不容易考上的,又能做些实事儿,暂且九品县令上待着吧。我自己能去,你不放心,我就把整个兔帮带去,直接掀了大蒙皇都的草皮。”节南揉揉眼,困意袭上。

??王泮林下一级台阶,弯腰蹲身,双手往后,作托状。

??要背她?

??节南胳膊往王泮林脖子里一环,任他背起自己,贴靠他的侧面,闭上眼,絮叨,“不知道小柒治好你的病之后你会不会变成弱书生,还是赶紧享一下这福气。俗话说得好,走过路过莫错过。哦,对了,你这么走不要紧吗?后头还有四十万的敌人……”

??温暖的背,强大的心,此生归她依靠。

??王泮林的声音透过背心,沉而有力,“不要紧,孟大将军收到旨意,朝廷已调兵十万,算算时日,明日,不,今日就能赶到。还有丁大堇大,带着一大批江湖志士刚刚安顿。之后,还会有更多的人来支援金镇。”

??节南没说话,似睡着了,温暖的呼吸拂过王泮林的脸,痒痒得,令王泮林想笑,最终不敢吵醒背上的人儿,一步步走下石阶去。

??金镇上方,天空灰白却清朗,东方乌云争金,刹那,都被泼成红霞,托一轮红日冉升,照江山千里。

??(全文终)

??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??有很多话想说,却突然说不出来了,只想告诉亲们,聆子真没有着急结文,从一开始就打算写百万字,这个结局是在写开头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,一场大战开始,一场大战结束,我好好完成了大纲的整条线,没有走偏。

??至于故事里好像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线,就像我们自己的人生一样,不是上帝视角,是看不全的。至少,小山和小九会一直并肩走下去,虽然今后还有很多磨难,不会像童话里那样,一句永远过着幸福的生活就完了。

??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,每个人的故事,都没有真正结束,我觉得恰到好处就好。

??关于下一个文,暂时还没有头绪,也想尝试不同题材,等我休息一段时间哈!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